祝贺:画中路上——陈忠强博士的国家艺术基金国画创作《我们》结项

来源:迈锡尼画廊    作者:迈锡尼艺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23    

画中·路上

——陈忠强博士的国家艺术基金国画创作《我们》结项

陈忠强国家艺术结项证书 

2017年国家艺术基金中国画创作共立50项,陈忠强(笔名陈忠村)博士申报的中国画《我们》获得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立项,作为一个长期在上海打拼的安徽人,也是安徽省和上海市两地唯一获得中国画创作立项的青年艺术家,经过他一年多的精心创作,12160X160CM的作品摆满了整个画室,20189月开始提交结项材料,经过半年多的时间审核,结项验收通过,2019731日收到了国家艺术基金的结项证书。

陈忠村博士这次申报了中国画创作《我们》是由12幅作品组成。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它的内涵深刻、意义深远,中国画《我们》以传统文化为主线,用我们的属相十二生肖结合水墨宣纸的形式来展示传统文化和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创作具有当代性、符号学、独立的美学视觉、充满当代中国艺术精神的典型作品。

陈忠村在申报书中写道:“中国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整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撑。“十二生肖”在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中是我们大家庭共同的属相 ,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归属,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十二生肖既我们的属相,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水墨宣纸”和“十二生肖”同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学的核心,是中国艺术区别于西方艺术的显著特性,在世界艺术与美学中独自成林,世界瞩目。所以,陈忠村创作的题材思想是:水墨宣纸、十二生肖、我们、用中国画艺术呈现出中国精神来进行。

作者认为项目的创作思路是,在《12生肖的来历》文中讲述了很久以前,玉帝为了给人间定时间给人类归属,决定在人间选拔十二种动物作为属相。其实十二生肖的起源很早,我国考古发现的战国末期睡虎地秦简与放马滩秦简《日书》中已经出现配有干支的十二兽。尽管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12生肖的确切来历,但因为它通俗、方便又具有趣味性,所以一直沿用至今,成为祖先留给“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种仍有中国传统文化实用价值的宝贵遗产。

创作小稿1-4

我们的属相“十二生肖”在传统文化中以剪纸、皮影和石刻等多种艺术手法出现过,陈忠村在国画《我们》中把12生肖以皮影、剪纸和艺术符号等形式融入传统艺术,同时把中国水墨进行当代性处理,呈现出诗意的中国画《我们》。有位哲学家讲过:“对审真的经验也是一种苦行,对善要静观更要思考”。是的,对生肖“要静观更要思考”,12生肖是中国人们的传家宝,伴随着我们的祖先走过5000年,还要伴随着我们的子孙无限的走下去,她在艺术中如何呈现?是陈忠村最近的思考。如何捕获现实中《我们》(中国画)里的这些生肖,其实就是对时间的捕获,正如罗丹讲过“是艺术家在说实话,是照片在撒谎,因为在现实中,时间不会停止”。要用自然存在的方式存在作品中,怎样的存在才能超越自然的存在,它应该是艺术的存在,它是哲人/先人创造的第一种“象”的存在,陈忠村把它植入到《我们》中国画的创作中——点线面、生肖符号和红黄蓝的艺术组合——是“诗”与“思”。

中国画《我们》(12幅)是以中国传统绘画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艺术作品,体现了中国画的视觉艺术的创新和应用研究,体现出中华民族终极归属感与荣誉感。项目作品立足于当代艺术特点,把握时代脉搏,在坚持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探索相对表现的绘画语言和我们属相的另一种艺术结合。长江学者孙周兴教授这样评价陈忠村的作品,他讲:“陈忠村因此特别喜欢用红、黄、蓝三色进行创作,开展出变幻多样的画面形象,这些作品正是他近期的尝试成果。但要从色彩抽象抵达诗意抽象,不仅需要艺术家的诗性想象力,而且更需要艺术家对生活的热情体悟和对存在意义的无尽追问。”本作品能引起“我们”的关注,以及我们在更加关注现代艺术、传统文化、中国艺术精神等来讲 具有较大意义,作品同时也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当代美学价值等。

陈忠村说:“现代是一个图像泛滥的时代,绘画不再是视像呈现的唯一方式,我在不停地思考和追问?何谓艺术?肯定有很多种观点,我认为艺术的美和善应统一在真实(大地)的维度,艺术负有平衡时间的使命,是一种明辨真伪显示真理的创作活动。”同济大学和中国美院教授孙周兴评价他的博士生陈忠村时讲:“诗画不分固然是中国传统,但要在当代变迁了的情境中亦诗亦画却是难的。诗人艺术家陈忠村很好地实现了诗与画的‘诗意抽象’。”

七位博士谈陈忠村的绘画

苏金成(博士/博士后、上海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陈忠村的每一笔或者每涂一个色块都能做到有情有义,有礼有节,这种获得不是某种偶然的结果,而需要艺术家的理性甄别,符合“真”和“美”统一的结果,用真诚和单纯提取生活中最具有诗意的那部分的不言之象,它必须具备和真理一样的普遍性和永恒性。在作品把它们“沉积”在纸面上,在层层递进中井然有序的“显”出来,他否定了自我实现的可能,转过身来只关注存在者的存在即大地神秘性的思考,在无限的切近“大地”的深处,我们讲艺术中的艺术,就是指艺术家生涯中那些充满真正想象力和能动性的艺术时刻,对忠村来讲就是要唤醒“大地”,让“大地”自己说话,让大地“呈向前来”以在场的方式显现,同时又保持着它的神秘在自身之中既不在场的东西,我们通过艺术的形式获得“大地”的秩序而达到对自身的洞见,使自己的内在精神秩序确立起来。

 

我们系列•巳蛇 纸本水墨 160X160CM 2018年

马琳(南京师范大学博士、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陈忠村铭记在心是“原始的力量培育着万物的演变(克利语)”,其实陈忠村就是一个国画版或水墨版的克利。他授传统庄子思想的“心与物忘、手与物化的境界”的影响,在《方·圆》系列中我看到了“无意之韵”。同时他也接受西方的海德格尔哲学,艺术必然成为此在得以实现的通道,或者讲唯有通过艺术,人生此在及其世界才是可揭示的,如作品《存在·自我》和《存在·我们》。

严智龙(同济大学美学博士、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导):陈忠村的绘画作品以文字与符号为形式语言,用忠村式的图形和语义建构艺术审美气度,借传统观念和当代思维的隐喻意味,传递自我独立视角的艺术主张和精神品格。

夏开丰(华东师大博士、同济大学美学博士后):新时期水墨绘画朝着三个方向发展,一是遵循传统笔墨的方向,并试图在不逾越传统作画规范和范围的基础上实现突破;二是与此针锋相对,除了使用水墨画材料之外,基本上抛弃了传统笔墨的审美规范,无论在材料、形式和表现手段上都体现了实验精神;三是走向纯粹形式化的道路,也就是抽象水墨,虽然抽象概念也是来自西方,但是传统水墨绘画美学中实际上与抽象绘画并不冲突,甚至已经暗示或包含了这个方向。陈忠村的作品就是属于这第三条道路,既偏离了笔墨的轨迹又体现出东方审美情韵,在黑色网格中跳跃着明亮的颜色,充满了视觉愉悦,但与前人强调抒情与灵性不同的是他的画面更注重纯粹形式分割,不是一种视觉诗学而是几何诗学,体现着他对存在的思考。

薛朝晖(中国美术学院博士):忠村的作品,神秘又有显现,无论是《存在》系列、《此在·心经》系列还是《非具象》系列,其明显都不仅限于清晰的所指,而在于意义的生发。画面中密如织网的墨线,显隐沉浮的色块,仿佛有时间的向度,让人想起在世的人生:在因缘相系的世界里,我们被抛入世,遭遇文化,感受生命,劳作、交往、操心、消融在一团烦忙之中,但正因于此,我们不能不为生存筹划,在筹划中承担命运,并且领悟自己的存在。

朱乐蒙(同济大学美学博士研究所生):在这个特别注重个性语言的艺术年代,陈忠村能找到并拥有一份鲜明的个人图式,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更不用讲,忠村把绘画的艺术图式和跨界玩到了相当的境界:经典的西方现代点、线、面构成却结织成中国水墨下的徽州民居风韵;看似漫不经心的网格状阵列施以随性的浓淡色块,就能使美院壁垒森严的三大系:国、油、版画系破功,从此将三大系死守的那点所谓画种特色置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因为忠村的一幅画挂上墙面,国画是它、油画是它,版画还是它!甚至可以继续跨界玩衍生品设计等。不仅如此,忠村的绘画作品几乎不受任何场境、空间的限制,无缝融入是他的艺术特质!或许,我们能从忠村的绘画中体验到现代艺术的个中三味。

刘玉龙(同济大学美学博士研究所生、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读陈忠村的画犹如读一篇他个人的心灵史,这意味着在面对他的作品时,对他个人的生存状态的历史回溯构成对其艺术的最好诠释。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好象忠村画中那有的飞扬、有的凝滞并置的线条,引发人们无限的思考,画面呈现出的情绪或者按照艺术家规定的情景去追寻东方的意象之源,或者通过意象的符号去探寻艺术家对世界实存的体验与思考的心灵轨迹。在我看来后者可能更加重要,意象是忠村把握自己存在于世界间的一种方式,而这个世界也是一个以他自身与宇宙互相开启的心灵的或精神的世界。

陈忠村:原名陈忠强,安徽萧县人,同济大学首位美学专业博士、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学在站博士后、中国美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同济大学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一级美术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安徽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文联国画创作院画家、安徽省诗歌学会副会长、安徽省作家协会理事、北京京徽画院副院长、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等。

诗歌3首入选《大学语文》教材,美术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先后在法国、美国、韩国、香港和上海等地举办画展。出版专著《原色》、《抽象气韵》、《传混达魂》及诗集《城中村》、《短夜》等12部。荣获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安徽省人民政府文学奖、中国桂冠诗歌奖、中美文化交流大使称号和国家艺术基金青年人才创作项目等。

艺术观点:我只传递大地/自然的神秘呻吟/声音,即传混达魂的美学观点,混生黑白,黑白生三色(红、黄、蓝),三色生百象,百象只是呈现魂的一种生其心的符号,在成千上万个不同魂的境遇中,自我解蔽后重生自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张梦珂

上一篇:梅楚安、周万里出席中医养生大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