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斯文:博大的关爱

来源:中资网    作者:夏未薇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3    

 

作者简介:

斯文,青年作家、诗人,江苏淮安人。自幼酷爱文学,中学时期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在《诗歌地理》《少年文摘》《新课程报》《名城绘》《北极光》等报刊发表文章40余万字,并有作品入选《民间的忧伤》《我的青春谁做主》等作品选集。其个人事迹曾受到人民网、中国网、中华网、凤凰网、腾讯网、淮海商报、淮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几十家国内及地方主流媒体报道,并多次获得全国性征文比赛奖项。现为江苏省作协会员,淮安市文联签约作家,已出版文学作品集《青春下的独白》、诗集《花香一瓣》等。

教育应该把人性关怀放在首位 —— 杨红樱

大概是两个多月前,我乘汽车去看望外县的一位同学。可能因为是礼拜天,车上熙熙攘攘的有许多乘客。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可是能聚到一起就是一种缘分,所以大家彼此都有一种亲切感,车里的气氛也渐渐活跃起来。车至途中,上来一位年轻而又漂亮的姑娘,看上去二十来岁,长的清秀脱俗,楚楚动人。她上车后就左顾右盼地找位子,当时正好我的旁边有一个空位子,便主动打招呼让她坐在我的身边。她一开始还有点不肯——女孩子嘛,总喜欢表现出一副矜持的样子。可是经不住我再三的邀请,并且再当她发现车上已经没有其它空位子的时候,就不再推辞了。她从从容容地坐了下来,我也往里面移了移,以便给她较大的位子。她坐下后我就主动地与她搭讪,很快我们就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聊得非常快活,以至于无拘无束,畅所欲言。

过了一会儿,又到了一站。这时上来了一个背着小提琴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看上去十二、三岁,面露愁容,显然是不愿意在这个被西方人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连上帝都要休息的假期里被逼着去练琴。不知怎么的,我发现身边的这位姑娘一直注视着这个小男孩,她的眼中不时地闪出一丝哀愁的目光,这与刚才我们侃侃而谈的气氛截然不同。我便关心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晕车了?(我知道现在的女孩子体质普遍都很差,晕车也是很正常的。)她转过头来对着我摇了摇头,然后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对我说:“你愿意耐心地听我讲一个故事吗?”我回答说没问题。她又说在她讲的时候希望我不要打断她的话,这我自然也答应了。然后她便讲出了下面的这个故事。 

那是在上大一的时候,我刚刚踏进大学的校门,同学们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都在课余期间出去做一些临时性的工作,如到餐厅做服务员,帮人发宣传单,做翻译,当家教……有位同学劝我去做家教,他说做家教很舒服,一天只需几小时,价钱也都是按小时来算的,随教随走,所教的也都是一些中小学生,你英语那么棒,不会连中小学生都教不好吧?我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便决定去做家教。于是我在人才招聘网上发了个帖子,看看是否有人要招聘英语家教。

帖子发上去以后,我就不再过问了。几个星期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来的是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我问她有什么事吗?她疑惑地问:“你是不是要应聘英语家教?”“家教?”网上招聘的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忙说是啊,是啊,你们需要英语家教吗?她不忙不慌地回答:“是的,我们是需要一名英语家教,价钱不是问题,只看你们的教学质量了!”我惊喜地答道:“好啊!教学的质量不用怀疑,绝对教得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越来越会吹牛了。可是现在的人出去找工作都需要进行自我推销,而且也我相信自己的实力。最后我问清了她家的地址,我们约好了下个礼拜天的上午八点钟我去她家开始教学。

礼拜天上午,我按照她约定的地点——也就是她家——来到了一所豪华小区面前,小区里面都是高雅的别墅。我想我以后也要住上这样豪华的房子,并且将父母一起接过来住。可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我没有钱,也就是money,所以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挣钱。我缓步走进小区,来到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前。我有点紧张地按了一下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就和这个背小提琴的男孩差不多大(说着她就用手指了指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满脸敌意的看着我,问:“你找谁?”我看了看门牌号,自言自语道:“没错啊!”然后又对小男孩道:“小朋友,你们家是不是要招聘英语家教呀?”“ 没有,没有,你找错了!”说完,他就毫不客气地关上门。我感到莫名其妙,正准备转身离开时,门又开了。我转过头,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体态丰盈、气质高贵的女人。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紧身衣,下身是一条灰色牛仔裤。我想她一定就是那位打电话给我的女人了。她和气地问:“请问你是来应聘英语家教的吗?”我回答是的。她听后忙道歉地对我说:“真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快进来吧!”“没关系,没关系,这样的小孩我喜欢!”说着跟她走进了大厅,大厅里也很豪华,装修的金碧辉煌,闪闪发褶,大厅的中央还有一架崭新的钢琴。刚才那个给我开门的男孩正在卧室里玩电子游戏,他发现了我后斜着眼瞧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玩他的电子游戏。

这位妇女让我在沙发上坐下,我连忙说了声谢谢。我知道要在东家面前有个好印象,礼貌是必不可少的。她很客气的给我倒了杯热水,然后问我:“你怎么称呼?”“哦,我姓李,您叫我小李就行了。”我又有点紧张了,毕竟是第一次单独在非同寻常的陌生人家里。她好像看出了我的紧张,便笑着对我说:“我姓周,你以后叫我周大姐就行了。”我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我问:“就是给这个孩子补英语吗?”她道:“是的。”我朝那个男孩看了看,说:“太太,你儿子长得真可爱!”“嗯!——嗯?”她的表情变的有点吃惊,“我还没有结婚呢!”“什么?!”她的话让我有点感到意外。“那他?”我用手指着那个男孩。“你说他呀,他是我的侄子,是我姐姐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我姐姐姐夫在几年前因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双双去世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我感到提到了她伤心的事情,忙道歉道:“哦,真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没关系,虽然他不是我的亲生孩子,但我将他视如己出,对他很惯得。”说着她朝那个小男孩喊道:“阳阳,快过来见见李老师!”那个小男孩听到他姨妈的话后,极不情愿地走了过来。周大姐对着他的侄子说:“阳阳,快叫李老师!以后李老师每个礼拜天上午八点至十点都会来给你补习英语,知道了吗?”小男孩不耐烦地答道:“知道了!又要补课,我有几个身体啊!你干脆将我再克隆几个好了!”周大姐又说:“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让人给你补课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还满脸的不情愿,还不快向李老师做自我介绍?”我听着不禁脸有点红了,毕竟平生第一次别人叫自己老师,能不激动吗?他似乎很不情愿,对我充满敌意地喊道:“李老师,您好!我叫宋平阳,今年十二岁,上小学五年级,成绩优异,只是英语不怎么好,以后请您多多指教!”我想了想,说:“宋平阳?好名字啊!以后我帮你补习英语,要好好学啊!”“Yes!”他顿时立了个军姿,我和周大姐一看都噗嗤地笑了。周大姐对我说这孩子很调皮,请我原谅。我也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喜欢。“那好吧!就从下个星期开始吧,每小时五十元,如果教得好就加倍,试用期一个月。”我高兴地答道:“好的!”

再以后的几个礼拜天的上午我都会准时到周大姐家给阳阳补习英语,时间长了我们就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周大姐不在家,她很放心将阳阳和我留在家里,而我和阳阳相处得也非常愉快。慢慢地我从阳阳的口中得知,她姨妈是一个大公司的什么部门的主管,很有钱(这是不用问都知道的),到三十多岁了还是单身,她将精力全都放在工作上。我问阳阳:“那你喜欢你的姨妈吗?”“不喜欢!”他脱口而出,不假思索。“为什么?她对你很好呀,像亲生儿子似的。”“不好,不好,就是不好,她老是让我去学习弹钢琴,练书法,学画画,还找人给我补课,想把我培养成一个全面发展的通才,我想玩她都不给我时间玩,她总是说如果小时候不刻苦努力一点,长大了连饭都没的吃。”“她这也是为你好啊!”我替他的姨妈辩解道。“也许是吧!可我就是不喜欢她,她对我太严厉,太苛刻了,她冷血,她无情,她专制,她蛮横,更可恶的是她总以天才的标准来对待我。”“哦!”我感到一阵惆怅,想自己小时候想学习都没钱,而阳阳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不想学,真有一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

一个月以后,周大姐对我说,由于我的教学的质量甚佳,阳阳的英语成绩大幅度的提高,她决定增加我的教导费,并且长期聘请我。我很高兴,嘴里不住地说:“这一切都是阳阳自己努力的结果啊!”当阳阳得知我将长期做他的家教时,他也很开心。可不知道为什么,由于我的出现,使他们姨侄间的关系却越来越僵硬,阳阳变得越来越喜欢我,而越来越讨厌他的姨妈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姨侄间的关系竟达到白热化了。有一天我去他们家补课,到了他们家后,发现周大姐手上拿着扫把,而阳阳则躲在桌子底下,怀里抱着他父母的遗像,在不停地抽泣呢!当阳阳见到我来了之后,迅速躲到我的身后。周大姐也走到我的面前,对着我身后的阳阳训斥道:“你给我过来,快过来,我给你吃的,给你穿的,给你用的,给你玩的,我哪一点对不起了,你还不听我的话,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外人?”虽然她这句话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我知道她说的是我。

事后她找我谈了一下。她先拿出一个信封给我,那个信封鼓鼓的,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平静地对我说:“这里面是五万元人民币,希望你能另寻工作……”“为什么,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还是……”我感到很诧异。“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自私了,阳阳现在已经变的越来越讨厌我,而越来越喜欢你了,我无法忍受,你知道我把阳阳当作亲生孩子来看待……”我们沉默了片刻。最后我说:“好吧,我离开!不过这钱我不能要,无功不受禄,我不能白白地拿您的钱。”“你拿着吧!小李,就算我欠你的,因为我的自私而使你失去了工作,这点钱就算我对你的补偿,也可做你下学期的学费……”

那钱我最终还是没要。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周大姐叫了我一下,她十分诚恳地对我说:“小李,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知道吗?”我点了点头,对她说了声谢谢。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怨恨周大姐,尽管周大姐因为自私而使我失去了工作,可我一点也不怪她,毕竟这也不是长久性的工作。

没想到就在我离开的一个多月后事情又发生了。那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一从床上爬起就去学校的图书馆里读书。到了图书馆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周大姐的号码,就想一定是出事了。果然,周大姐带着急迫而惶恐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对我说:“小李啊,阳阳——失踪了!”“什么?”听到周大姐的话我难以置信,以至于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吓到了其他正在全神贯注地读书的同学。我火速赶到了周大姐的家,周大姐见了我,边哭边对我说:“小李啊,都怪我不好……”我扶着她,生怕她倒下去,急迫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你走了以后,阳阳变的越来越不安分,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只有英语成绩还好,我看他成绩下降的很快,心里很着急,就说了他几句,他又和我顶嘴,我一气就……”“您又打了他?”我问道。她点了点头,接着说:“打得还很重,因为我当时太气愤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什么?”“他说就是让你做他的姨妈也不愿让我做他的姨妈。”“是吗?”我感到有点害羞。“那他是怎么失踪的?”我终于切入了正题。“阳阳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失踪的,他彻夜未归,我找遍了学校,同学家,亲戚家以及他常去的其他的地方,都没有他的身影,我真是担心死了!”“谁让你打他的,你应该知道这种行为属于家庭暴力,是犯法的,唉!”我无意之中责备了她。

我们先赶到公安局报了警,然后又气喘吁吁的奔到大街上去寻找。我们不断地向路人打探,可是如同大海捞针,结果次次希望带来的都是失望,真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最后周大姐急得不顾体面地蹲在大路上哭了起来,堂堂大公司的部门主管竟在大街上哭了起来。我将她扶到路边的座椅上,边拿出面纸边安慰她。她拿着面纸边擦眼泪边对我说:“小李,你知道吗?其实,阳阳是我的亲生孩子。”“什么?”我很惊讶,两只眼睛瞪着她,准备听她的解释。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阳阳是我和姐夫的孩子。十几年前,我和姐姐两个人都深爱着姐夫,可姐夫他却不爱我,他只爱我姐姐一个人。我不甘心,一直对姐夫穷追不舍,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我的姐夫因喝醉了酒错把我当成我姐姐,最后我怀上了姐夫的孩子……不过我没有要姐夫负责任,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姐姐也没有计较,姐姐从小对我就特别好,因为我们的父母去世的早,我们又没有什么亲戚,所以我们从小就相依为命。她总是千方百计的呵护我。她和姐夫结婚后把阳阳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关怀备至。”“ 所以你对阳阳特别的关爱,不停地培养他,又让他学钢琴,又让他练书法……”她惊奇地望着我,“难道我错了?我可是为了他好啊!”“ 对,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教育的方式错了,别忘了他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平静了一会儿,她自言自语道:“也许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将真么重的负荷压在他的身上。”我拍着她的肩,安慰道:“别自责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阳阳,确认他的安全。”她点了点。就在这时,我们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

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公安局,刚进去周大姐就大喊:“阳阳!阳阳!”阳阳背着一个包坐在沙发上。周大姐一看到阳阳就将他抱起来亲了又亲,阳阳并没有什么表情。我询问警察同志是在哪里找到他的?警察同志笑着说:“这个孩子啊,想离家出走,在路上钱被人给骗了。他还算聪明,立即就报了警。当我们问他父母是谁时他就不说话了。我们怀疑他就是你们要找的孩子,所以就立即通知你们来认领了!”我和周大姐都非常感谢警察同志。然后我和周大姐就准备带着阳阳离开。可是阳阳死活不肯和我们走,他说他不想回去,他情愿待在公安局里。我好心的劝他:“阳阳,你怎么能不和你姨妈回去呢?”警察同志也帮着我们劝他,最终他才肯和我们离开。

一路上周大姐喋喋不休,似乎她早就忘记了打阳阳的事情。阳阳一路上也不理她,还不断的挣脱周大姐搀他的手。我觉得阳阳这样子对周大姐是不公平的。于是走到阳阳身边对他说:“阳阳,你不该这样对你的姨妈,你知道你姨妈为了找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整天不是让我学画画就是让我练书法,或者弹钢琴,我都烦透了,李老师,你知道吗,每当我看到同伴们在假期里一起自由自在地玩耍而我却必须被逼着去学画画、练书法时,我的心有多么的难受!我感到我和姨妈没有共同语言,她一点都不了解我,更可恶的是她还打我,连我的亲妈都没有打过我!”“不,你的亲妈打过你!”我一气之下说漏了嘴,周大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紧紧的拉着我的衣襟,嘴里还不断地叫着:“小李!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小李!”我不理她。“我实话告诉你,你的姨妈就是你的亲生妈妈!”“什么?李老师你胡说什么……”我发现阳阳也已经被绕糊涂了。“阳阳!李老师我没胡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是你爸爸和你姨妈生的孩子!”“那,那我的妈妈……”他说着望着周大姐,周大姐低着头不语,只是小声的抽泣。我又说:“这下你知道为什么你姨妈——你妈妈为什么到三十几岁还不嫁人了吧!”说完,周大姐惊异的望着我,说:“小李,你怎么知道?”我对周大姐说;“我都猜到了,你是放心不下阳阳,你是害怕嫁人后对方不肯抚养阳阳,你对阳阳可真是煞费苦心啊!”阳阳听后站在那里久久不动,他像是不能接受现实似的,大喊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有这样天天逼我学这学那的妈妈,李老师你骗我,你们合伙一起骗我!”说完突然跑开了。我和周大姐立即跟上。当时我们正在马路边,阳阳气冲冲地从马路这一头往马路那一头跑,可是就在他穿越马路的时候一辆汽车飞驰而过,我和周大姐顿时都尖叫了起来。只见阳阳被汽车撞到了十几米之外,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我和周大姐见状飞快地奔过去,周大姐抱着满身鲜血的阳阳,阳阳躺在周大姐的怀里,眼中噙满了泪水,嘴唇微微的动着,想说什么却又听不清楚,看他的意思应该是在叫妈妈。他将一只小手缓缓地抬起来想要摸周大姐的脸,可是刚刚摸到就垂了下去,并且闭起了眼睛。周大姐抱着阳阳,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贴在脸上哭个不停。我急忙打120,不一会儿急救车就来了,可是在去医院的路上阳阳就夭折了……

阳阳夭亡后,周大姐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伤心过度以至于精神失常,最后她进了精神病院。听说她有个远房亲戚一年去看她一回,我也经常会去看看她,可她的情况总不见好转。每次我去看她,都会见她不停地重复一句话:“阳阳,听姨妈的话,去学画画!阳阳来,姨妈带你去练钢琴!阳阳乖,学会了这些长大了是会有好处的……” 我想:孩子是需要关爱的,不过不是疯狂的溺爱,也不是残酷的厉爱,而应该是博大的关爱……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中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