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斯文:早恋·第一章·美丽的邂逅

来源:中国资讯网    作者:夏未薇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4    

作者简介:

斯文,青年作家、诗人,江苏淮安人。自幼酷爱文学,中学时期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在《诗歌地理》《少年文摘》《新课程报》《名城绘》《北极光》等报刊发表文章40余万字,并有作品入选《民间的忧伤》《我的青春谁做主》等作品选集。其个人事迹曾受到人民网、中国网、中华网、凤凰网、腾讯网、淮海商报、淮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几十家国内及地方主流媒体报道,并多次获得全国性征文比赛奖项。现为江苏省作协会员,淮安市文联签约作家,已出版文学作品集《青春下的独白》、诗集《花香一瓣》等。

中篇小说赏析:早恋·第一章·美丽的邂逅

您的最大的错处就是要恋爱!

                                      ——(英)莎士比亚

你的心属于我,我因拥有它而满足。

                                       ——(德)阿尔封斯·都德

第一章  美丽的邂逅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遇到一段甜蜜而美好的爱情,特别是在年少的时候,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可谓无比的强烈。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的爱情都是平庸而又肤浅的,甚至不能称作爱情,因为它们只有爱情的形式却没有爱情的实质,只能算是爱情的最低级。真正的爱情应该是高尚的、神圣的、罕见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很少有人能拥有真正的爱情,就好像在沙中淘金一样,满眼望去好像都是黄金,但真正的黄金却很少很少,而能够被人们发现的黄金就更少了。

很早我就懂得了这个真理,也知道真正的爱情不易寻求,所以我对爱情一向是悲观的,没有太多的信心,甚至有点绝望;导致我有一段时间一直抱着独身主义的思想,以为我这一辈子注定一个人生活了。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人,才彻底的改变了我这个看法,是这个人的出现让我对爱情又产生了希望,让我这颗孤寂冷漠已久的心又产生了躁动,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娟。

第一次见到娟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的正午,我正独自一人倚在一个书架上聚精会神地读着爱尔兰女作家伏尼契(E.L.Voynich)撰写的长篇小说《牛虻》(The Gadfly)——这是我非常喜爱阅读的一部西方经典文学名著,当时已是我第四遍看它了!它真是一本好书,每一次读它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感动与震撼,难怪保尔·柯察金要在战火纷飞的前线给战士们读它。就在我专心致志地看书的时候,突然有一阵异香飘进了我的鼻子。这阵香味很特别,不是图书室里所产生的书香(假如书页所散发出的味道也能算做香味的话),而是一种女性所特有的体香,这香味不是特别的浓,只能算是淡淡的清香。我受不住这香味的诱惑,便抬起头来寻找这香味的根源。当我抬起头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位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的妙龄少女——其实说她妙龄她和我的岁数也相差不多。她有一张清秀脱俗、美艳绝伦的脸蛋儿,头发不长,刚伸到脖子;眉毛淡淡的,一对迷人的双眼皮,眼睛也不怎么大,但是双眸却异常清澈、明亮,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欲吻的(kissable)冲动。她上身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衬衫,两条臂膀光滑白皙,给人一种暴珍天物、我见犹怜的感觉。她的下身是一条直筒牛仔裤,因为她的两条腿瘦而不露,所以笔直的牛仔裤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极为苗条、修长,再加上她那丰满的胸部与浑圆的臀部,使得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她苗条修长的身材所带来的曲线美与性感美。

她的左手插在牛仔裤的后口袋里,右手却不断地从书架里的书上一擦而过,似乎只有到达她所寻找的那本书时才会停下。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在她偶尔理顺着遮住眼睛的短短的鬓发的时候。此时她正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说准确点应该是一步一步地向我移近——因为她是横着走路,而非面对着我。她不停地搜索着书架上的书,还不时的摇摇头鼓着嘴,一副多愁善感、走马观花的样子。有时她还像小孩子似的将右手的食指放在嘴里,那样子看上去真是可爱极了!可是她再可爱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很可笑。于是又埋下头看自己的书。可是以后却不安稳了,书上的字全认识,却一个也看不进去,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尽是她的美丽的倩影。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又睁开了眼睛,这时我发现她离我已经愈来愈近了——她还在书架上找书。我认为我得先发制人,于是在她快要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便主动地与她搭讪:“你在找什么书?”她听到我的话后先是看了看我,表示诧异,然后笑了笑说:“简·奥斯丁(Jane Austen)的《傲慢与偏见》(Pride and Prejudice),你知道在哪里吗?”我听后不假思索地回答:“在这一书架的第三排,第十五本便是!”她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到我指定的地方去找书。当她找到《傲慢与偏见》(Pride and Prejudice)的时候,欣喜地叫道:“真的,真的在这里!你怎对这里书的摆放的位置知道的这么准确?”我微微一笑,回答说:“这没什么,这图书馆里的书的位置我都了如指掌,再说这‘世界文学’一栏的书基本就没什么人碰,借书的人大多数都挤到了‘畅销文学’那一栏了!”我说完这些话时她已经回到了我的面前,不停地冲我笑,她笑得时候那阵香味又出现了,而且还比刚才稍微浓了些,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香味就是从她的嘴里飘出来的。提到她的嘴,我不得不在上面的描写中再添赘一笔,她的嘴很小,如樱桃般大小,也就是人们常形容的樱桃小嘴,也许是为了配合她那也不怎么大的鼻子,才会长的那么小的。她笑完后将书拿在手里看了又看,忽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向我问道:“好像简·奥斯丁还写过一部小说,名字与这本差不多,叫——”“是《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吧!”我又脱口而出。她听后又睁大了眼睛,并且退后了两步,像观察一个雕像似的将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然后又走到原来的位置上对我说:“你不是人,是人怎么能知道这么多?”我笑了笑,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只能答非所问:“这本书图书室里没有,不过我家里有这本书,如果你想看我会考虑借给你看的。”她面有愠色道:“什么叫‘考虑’借给我看?是害怕我不还你吗?”说完又生气地鼓起了小嘴。看到她生气的样子,我觉得她更可爱了,便解释道:“不是害怕你不还我,而是我曾经立下一个规矩:凡是我家里的藏书一律不准外借!”她听后先点了点头,突然又不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又愿意借给我呢?”她两只小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等待我的回答。可是我故意忍住不说。于是她又问了一遍。最后我慢慢的吐出一句话:“因为——漂亮女生除外!”她先是“哦”了一声,然后猛然醒悟出我在欺负她,便拿起书假装作要打我之状,嘴里还不住的说:“你好坏,你欺负人!”我也假装做出防备之势,笑道:“你生气就生气好了,何必拿奥斯丁开刀呢?再说了——”我又假装不说,以吊住她的胃口。她非要我把话说下去。于是我边防备她边说:“要想让我说下去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她也停止了对我的攻击,问:“什么条件?”我说:“那就是我说了以后你不可以再打我!”她点了点头,说:“好,我不打你,你说吧!”虽说她答应了不打我,可是女人是最善于说谎的动物,我还是做好了迎接猛烈攻击的准备,说:“我还从没见过夸一个女孩漂亮却被人打呢!”她听后明白我又在耍弄她,于是又拿起书要打我。我左躲右闪,偶尔也故意让她碰上几下。闹了一会儿后我问她:“对了,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陈娟,怎么你不知道吗?”她很失望地说。

“我怎么会知道呢?你又不是什么名人。”我故意调侃地说。

“可是我的校牌上有啊!——咦,你的校牌呢?”

“我从不戴校牌!”这是我一直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为什么?”她满脸的疑惑。

“不为什么,你别问了!”

“不行,我一定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她坚持不懈。

“如果我坚持不说呢?”我也不怕她。最后她软了下来,说:“好吧,你不说就算了,本姑娘也不想强人所难——”说着她又将头凑了过来,笑着说:“那你总该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好吧!这我可以告诉你,我叫——夏——凯!”我敢说,当她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复杂的。她低着头,自言自语地说:“我想我早就应该猜出你是谁了!”

“就因为我发表过几篇文章吗?”因为我经常在学校的校园刊物上发表文章,所以在学校里我也算是个小名人了。

“当然不是,通过你的文章,我发现你本人更有意思!”

“我……本人……更有意思?”我开始有点莫名其妙了。

“你等着!”说完她突然兴冲冲的跑开了。过了几分钟她又兴冲冲的跑了回来,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这时我才知道她是去找杂志了。她拿的是最近一期的校园杂志《雨露》,她翻开到里面的一篇我写的文章《论早恋》,指着其中的一段:

如今,生理与心理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我们有许多人已经按捺不住寂寞,蠢蠢欲动了。每当我看到校园里的同学都成双成对时,我没有一丝的妒忌与羡慕。因为我知道他们大多数并不都是真正的喜欢对方,他们只是禁不住青春的躁动与对异性的好奇。比如说,我喜欢甲,但是现在各项条件(包括相貌、人品、学识、家庭条件等等)都比甲好的乙又突然喜欢我了,那我还会那么一如既往地喜欢甲吗?我看未必吧!对于女孩子们,我为她们可惜,也为她们可怜!因为她们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孩子才是自己可以依赖的,要找也应该找像我夏凯这样的;对于男孩子们,我为他们可叹,也为他们可恨!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自己又到底对自以为喜欢的女孩了解多少,自己到底是喜欢对方的外貌还是其它?可能有人会提出异议说,我们谈恋爱本来就不是那么认真,是谈的玩的,以此来消磨高中三年无聊的时光,以后会不会在一起还不一定呢!这话也许有道理,可不管怎样,他们就是真恋爱也好,假恋爱也罢,早恋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他们的学习的,大多数家长反对自己的孩子早恋的原因也都在于此。所谓早恋(puppy love),指的应该是人生阶段上的早,而不是年龄阶段上的早。三四岁的小孩子是不会懂得谈恋爱的,而中国古代的男女婚嫁时的年龄也远远要比现在所谓“早恋”的孩子年龄要小。值得注意的是,在西方国家根本就没有“早恋”这个概念,罗密欧(Romeo)与朱丽叶(Juliet)相恋时,罗密欧也不过只有十六岁,而朱丽叶也不过十四岁。虽然他们的父母都竭力的阻挠他们,但究其主要原因乃是门户之私,而非年龄之早也。……

 

她指着这一段问我:“这段话我读了几遍了,可我总觉得它要表达的观点有点模棱两可,这是你要表达的观点吗?”

“当然,‘我手写我口’嘛!”

“那你的中学生早恋观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就这个观点啰!”我也用手指着这一段。

“哎呀!我是让你将这个观点的内容给用语言阐述出来!”她被我逼的有点急了。

“好了,我告诉你,我的观点是:学生就不应该谈恋爱,恋爱的就不该是学生!”

“我怎么听得还不怎么明白,你能不能再说具体点?”

“举个例子吧!假如你现在在学校里和其他男孩谈恋爱,被你的父母知道了,他们一定会认为这会影响你的学习,从而千方百计地阻挠你;反过来说,如果你现在不上学了,而在社会上做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时你父母发现你谈恋爱了,他们不但不会责怪你,阻挠你,说不定还会让你将男朋友带回家来看看呢!”说到这里时,我发现她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红晕。

“可是,大学生不是也可以谈恋爱吗?”她像是得理似的笑着说。

“可你别忘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高考压力了。你看着吧,如果大学生最后也要面临像高考一样至关重要的考试时,学校是不会摆出一副‘谈不谈随君’的态度的——当然,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那么你认为中学生不该早恋的原因不在年龄上?”

“当然,我在这段文章中就表明过,这和年龄没有多大关系。我反对中学生早恋绝不是因为他们年龄小,中学生上高中的时候一般就普遍成年了,既然成年了又怎么会嫌早呢?要知道,在许多国家,女子满十八周岁就可以成婚了,而在中国,她们还正上高中呢!”

“那么你是不支持中学生谈恋爱了?”她问道。

“是的,我是不支持中学生谈恋爱,但是如果当中学生不再是中学生的时候,我就不再固执己见了。”

“中学生不再是中学生的时候?”她低声将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该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虽然我有点舍不得,可是我坚信自己的自制力,该离开时就离开,果断与决绝一向是我的作风。我合上书,并将它放回原来的位置。之后我走到她的面前,将右手搭在她的肩上,说:“娟,我要走了。如果你想看《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的话,你说个时间地点,我可以借给你。”

“你刚才叫我什么?”她神情怪异地望着我。

“‘娟’呀!怎么了?”

“我感到你占了我的便宜,是谁批准你叫我‘娟’的,只有我的爷爷奶奶才叫我‘娟’,这不公平!”说完她转过身去,假装生气和受委屈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真的被人占了便宜呢!

“好,好,我很抱歉,我以后就不再叫‘娟’了,叫你陈娟,这样总可以了吧!”我以为她不会生气了。

“不行,已经被你叫过了,你已经占过我的便宜了!”她急的又转过身来,两只脚还不停的蹬着地。

“那你让怎么办?”我感到她太小题大做了。

“嗯,这样吧!你也让我叫你一声‘凯’,这样咱俩算扯平,怎么样?”说完她狡黠地笑。

我明白我也终于上了她一回当,便笑着答应她了。

她见我答应她,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她乐不可支地说:“凯,明天我到你们班级去拿,怎么样?”

“不行!你最好不要去我们班。”

“为什么?”

“我怕同学们看到会乱说。”

“那好吧!你说一个地方吧!”语气里流露出一种责备。

“我看就是这里吧!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我知道她这一回是真的生气了。

“好吧!”她回答地有气无力。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不高兴似的?”我明知故问。

“你就不能与我再聊一会儿吗?”她已经显得依依不舍了。

“陈娟,该分手时就得分手,人做事应该果断一点,切不可优柔寡断。再说了,我们明天不是还会见面的吗?”

“对呀,明天你还会来这里的,是不是?”她像一直受了重伤却又痊愈了的小燕子似的充满了生机。

“是的,我明天一定会来的,我答应了你的事怎么会食言呢?我夏凯是那种人吗?来,笑一个,别老是撅着嘴,虽然那样也挺可爱的。”我安慰道。

她听了我的话,终于笑了笑,虽然有点勉强,但我看出还是有点快乐的成分在里面的。

“好,陈娟同学,我要走了,明天不见不散!”我向他摆了摆手,她也向我摆了摆手。可当我刚转身走出几步的时候,她又叫住了我。我回头问她还有什么事。只见她狡黠地说:“刚才我叫了你声‘凯’,为了表示我没占你便宜,你也再叫我一声‘娟’吧!”我明白她的用意,便笑着对她摆了摆手,说:“娟,再见!”她也摆了摆手,说再见。可这一回她笑了,笑的那么自然,那么美丽,那么灿烂,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玫瑰花!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灵曦